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笔趣阁 > 科幻 > 果核启示录 > 第92章 避免女友暴力化的那些努力

果核启示录 第92章 避免女友暴力化的那些努力

作者:柳色轻侯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0-03-26 12:53:54 来源:幻月

响虎睁开眼时,雅可可正趴在他怀里盯着他看。

因为长时间在梦境系统内进行正常的睡眠,用探索者机体实行的休眠对她来说效果显然并不好,所以睡了不长时间就早早的醒来了。

但她仍旧维持趴在响虎怀里的姿势并没有动,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响虎直到响虎醒来。

没有符合个人特征的仿生面容的遮盖,量产制式的钢铁面颊实在是没有什么值得端详的地方。

但只需要知道自己目光所及的这具躯体里,是一直在心里的那个人,这种目光也会让人心安吧?

“醒了多久了?”响虎温和的看着雅可可问道:“不习惯?没睡好?”

“有一会儿了,还好。”雅可可答道,然后坐起来大力的伸了个懒腰,但却并没有如梦境系统里那样通过极限的伸展肢体获得某种酥麻舒爽的感受。

都是探索者机体的状态,也因此并不存在碳基身体以及梦境投影中仿碳基身体状态的睡眠后必须的梳洗等等内容,没有什么需要收拾的。

响虎指了指那只天气球的侧面一块液晶屏幕:“那是绑定了支付账户的娱乐终端,有剧可以看的。”

那是雅可可在稻香城的时候最喜欢的娱乐方式了,响虎也早早的准备好了。

“哦。”雅可可说,却并没有伸手去拿,还是静静的看着响虎。

“那……我去驻地那边了。”响虎试探着问。

“好!”果然雅可可呼的就从床铺上跳了下来,还奇怪的看向响虎:“走啊?”

响虎捂住了眼睛,他最担心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在购回雅可可的所有权之前,响虎设想过很多他们日常的方式,也间或试探过雅可可的口风,一直没有太确定答案。

但现在结果却直接出现了,正是他最不希望看见的状况。

雅可可喜欢与习惯的果然还是24小时与他形影不离的那种相处方式。

这种相处方式响虎不可能会有什么意见,响虎不喜欢的是,雅可可太长时间泡在棘齿之花驻地。

所谓担心雅可可的反应让吉姆尼露馅什么的不过是托词,实质的原因是,响虎不想让雅可可成为一个女性的机体角斗士。

就连害怕生死斗之类的危险其实也是托词,毕竟那是可以拒绝的,特别是雅可可的所有权目前在他手上的情况下,即使对方提出挑战,他也可以拒绝。

真实的原因其实与贾森面对努诺依荔的择业意见类似,雅可可如果喜欢搏击格斗跟他打或者跟别人打都没有关系,可是雅可可如果把这个当做职业的话,响虎会觉得别扭。

这其实是一种会让真正的女权斗士愤怒的心态,毕竟在很多人看来非常绅士的“Ladyfirst”在她们看来同样是种侮辱。

女孩子家家,打打杀杀什么的多不合适?潜藏在这种观点背后的底层逻辑,是标签化女性应该从事和表现的职业与性格范畴。

真正的女权追求的是权利与义务的平等,是摆脱女性第二性的地位。

而“Ladyfirst”与老弱病残专座一样,固然是体现社会文明度的产物,但表面的尊重却掩藏着“照顾弱者”的思维逻辑,等同于定义女性为弱者,这才是会让真正的女权主义者愤怒的原因。

但世间所有摆在台面上的压迫与歧视都容易被推翻,潜藏在善意背后的否定与歧视才是最难以改变的,是因为会有很多人赞赏与享受着这些否定与歧视表面的善意与利益。

从这个角度上,某些主张因为“女性要生孩子”因此应该在两性相处中予取予夺获得更尊崇地位的所谓田园女权,其实才是对女性最大的侮辱。

因为她们在变相定义女性在两性相处中最大的资本也即最大的价值就是——生育机器,不过是更为娇贵需要被更多骄纵的机器而已。

认为女性除了生育外在两性相处中无须任何付出只需享受,从这种角度来讲,既然愿意将自己贬低到这样的地位,那么在实际利益中我们也无法给予他们更多的指责。

如果一个人已经决定放下尊严去乞讨,你还要指责他为什么不挺直腰杆奋斗,显然是不合适的,因为他已经在更有尊严的活着与更轻松的活着之间做出了自认为明智的选择。

我们不是女权运动者,所以也不必讨论真正的尊重与在文明基础上被定义弱者后的既得利益哪一个更重要。

重要的是,响虎并不希望雅可可成为一个女性角斗士。

虽然如鲁娅这样的女性在格斗虚无群体中并不罕见,但响虎处于某种根深蒂固的沙猪主义思维惯性非常不希望这样的情形出现。

他非常肯定,如果雅可可坚持每天跟他去棘齿之花驻地,以雅可可对所有体力系行为的热爱,这件事情的趋势将越来越变得他无法阻止。

只是现在,好像他就已经无力阻止了,区别只是他原本还残存着用一些其他的东西比如煲剧之类的项目把雅可可留在居所的奢望。

现在奢望和幻想破灭了,雅可可表现出的理所应当等同在告诉他:这件事是没得谈的,或者说她并不觉得有任何需要商讨的地方。

“说好了,过去就待在维修间啊。”响虎一边走向门外,一边还不死心的希望挣扎一下。

“哦!”雅可可亦步亦趋的跟在响虎的身后,低着头乖乖的答道,但是否真的准备按自己答应的去做,几章前我们似乎就早已得到了答案。

由于当年查索迪亚图方便,所以这处住所离棘齿之花的驻地其实距离相当有限,穿过三两条破败的巷子,就能直接看到棘齿之花驻地的大门了。

一路上与忧心忡忡的响虎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他身后沿着顺路一条被雨水与污水自然冲刷形成的小水沟跳来跳去的雅可可,很显然心情很好的样子。、

她并不嫌弃窝棚区的脏,因为与当年的腐海比起来,任何城邦虚无与人类觉得脏的所在,在响虎和雅可可他们看起来其实都已经眉清目秀得极为整洁可爱了。

没有惊动任何人,响虎用自己的权限密钥打开驻地一扇小侧门,径直带着雅可可直奔维修间。

贝恩佐早已非常勤快的在维修间内忙碌了,早间训练之前他要大概的给所有人大致检修调试一遍机体。

所以,这会儿的维修间内并不止贝恩佐,而是几乎棘齿之花主力战队的全员都在,看见响虎带着雅可可走进来,一阵口哨和哄笑顿时响起。

响虎一阵气恼,正想着让波利提前某些战术演练,给这帮家伙一些好看呢,却发现波利好像也在这群人中间,用他那张僵化的金属丑脸奋力的表演挤眉弄眼这种高难度操作。

“怎么样响虎,那地方棒不棒?”波利声调里都透着调侃。

那地方鲁娅平时宝贝的不行,除了伯维尔大概知道位置之外他们都没去过,但影影绰绰的倒都听说过有这样一处所在。

想象力总是能让一些一知半解的事情在印象中夸张过事实数千倍,所以在波利的想象力,那里无疑是一个难以描述的香艳所在。

响虎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径直示意雅可可跟着他去操作台那边,跟着他一起混了这么久,简单的机体检修雅可可看都看会了,也能做到比较高的水准。

却没料到雅可可在他身后老老实实的答道:“挺好的吖,特别棒。”

在这群人中间混得太久,以至于完全听得懂他们粗俗玩笑的响虎脚下一个踉跄,维修车间里的起哄和怪叫声顿时几乎掀翻了顶棚。

快路过贝恩佐身边的时候,跟着笑到牙不见眼的贝恩佐突然像想起了什么,跟响虎说:“对了,简卡罗刚说如果你过来了就过去找一趟他呢,你是现在去还是晚一点?”

响虎无奈的扫视了一下周围,这种气氛下他躲开一会儿似乎是个不错的主意,随即答道:“我现在过去。”

他招手叫过来被笑得一脸懵丝毫不知道什么状况的雅可可简单的交代了几句,转身给贝恩佐交代:“雅可可也能做一些机体检修的活儿,先留这边帮忙你吧。”

“放心,会帮你照顾好你的小媳妇儿的。”凭借贝恩佐的声音,几乎都能想象他金属面孔掩藏下真实表情会是怎样一副笑眯眯的表情。

响虎有点无语,只好安慰性的拍了拍雅可可的肩头,转身走向资料室那边的方向。

被笑得莫名其妙的雅可可明显已经有一点不开心了,但他跟简卡罗商量事情又没办法带上雅可可,只能打定主意早去早回了。

资料室里还是那张桌子,简卡罗仍旧是那副耷拉着眼皮的死样子,桌上却摆着一张与之前他们的自由契约类似却不空的小存储卡。

“我有个主意……”看见响虎进来,简卡罗说。

“不,你没有。”已经隐隐猜到什么事情的响虎截头打断了他。

“难道你不想让她获得真正的自由身份?”简卡罗问。

这句话,让转身欲走的响虎停留住了脚步,这的确是个问题。

虽然他与雅可可之间,谁是谁的财产这种事情似乎不用太多计较,但雅可可没有自由契约的身份,倒的确是个问题。

他可以放弃雅可可的所有权,但作为自由虚无的个体他并无权办理和颁发壳阳官方承认的自由契约,贾森和努诺依荔都不行。

那样离开了安全区的雅可可,就可能被任何人合法的攻击。

因为那需要一个被壳阳市政官方承认的组织,比如挂靠在格斗场管理委员会之下的棘齿之花就可以。

但如果想让棘齿之花来办这套手续的话,棘齿之花至少需要获得雅可可的所属权或者至少一定时间的雇佣权,并且要有切实的雅可可为棘齿之花做出了贡献的证明。

这么说,简卡罗图谋的让雅可可暂时性的加入棘齿之花倒的确是一个办法。

“可我不想她做女性角斗士。”响虎说。

“鲁娅听见的话,会教训你的。”简卡罗道:“你想不想先不提,她想不想呢?”

响虎又愣了一愣,大概是关心则乱,最近关于雅可可的事情他脑袋里的确一直乱糟糟的没想得太过清楚,简卡罗的这句话倒似乎有平克往日对他说教的口吻。

雅可可想不想呢?大概,也许……

好吧应该是感兴趣的,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头大了。

只是,一直为避免不想看到的局面而想办法的他是不是又忘记了,不要用自己的期望去限制雅可可的选择这样基本的道理呢?

让她按自己的期望来真的这么重要吗?

“我……考虑考虑!”响虎有些艰难的开口。

简卡罗点点头:“不急,你们好好商量之后再告诉我结果吧。”

毕竟雅可可跟响虎打的很多场他都有旁观,也因此一直看好雅可可。

他跟波利也商量过,如果雅可可加入的话,他们倒的确能收获一个至少跟迪亚亚尔水准相近的好手,这也是他提前给响虎办理自由契约的目的之一。

只是这个不是太确定,算存在较大不确定性的潜在利益吧。

响虎回到维修间的时候,维修间已经只剩下吉姆尼与贝恩佐了。

吉姆尼的探索者机体有些特殊,所以调整往往总是留到最后——他们是这么给为吉姆尼和响虎更换核心芯片留时间而找的借口。

也因为频繁要跟响虎更换身份,吉姆尼在棘齿之花显得格外孤僻,他要避免跟太多人太过熟络,以降低两人更换身份后的穿帮几率,这一点上对吉姆尼情绪其实也是种折磨。

响虎一愣:“雅可可呢?”

“去揍那帮小子了。”贝恩佐还在笑:“没想到当了小媳妇儿脾气还是那么暴啊,她的身手你又不是不知道,别担心没人欺负得了她的。”

响虎有些气苦,这是打得过打不过的事儿吗?这不是答应过他就待在维修间吗?怎么一眨眼没看住就又去了格斗训练场了呢,

“所以,要更换机体过去找她么?”吉姆尼问。

响虎胡乱的点着头:“换吧,辛苦你今天帮我在维修间顶着了。”

吉姆尼现在不进实战的话,日常训练其实也能顶得过来,有时候响虎在维修间忙碌顾不上来,也让吉姆尼去顶顶。

于是那几天,大家差不多都会发现吉姆尼状态不太好训练态度好像有点懈怠了——其实不是懈怠,而是换人了。

而如果响虎去训练场呢,吉姆尼也慢慢学会了在维修间帮贝恩佐一些小忙,能算是一个合格的助手了。

贝恩佐轻车熟路的帮他们更换了核心芯片,响虎一溜小跑的就奔向了格斗训练长。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